您现在位置:红德网 >> 武林 >> 武侠 >> 浏览文章

明教各处室的这些子鸟事

2017-06-20 10:07:41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一

金庸写的明教,像一个大单位,光明顶是总舵,里面一个一个都是处室。


比如有一个“五散人处”。这个处最典型的特点,是明明有五个人,但只有一个半人干事。


其中的一个人是谁呢?叫做彭和尚彭莹玉。半个人是谁呢?叫做布袋和尚说不得。


彭莹玉可以说是忙前忙后,任劳任怨,整个处就数他事情多。


一会儿深入敌后刺探情报,一会儿亲自上战场打仗,还被打瞎了一只眼睛。单位的大事他要考虑,小事也要张罗,甚至教主和周姑娘打架,他也要出来斡旋。


另外半个人——布袋和尚说不得,虽然平时比较散漫,但对单位的大事还是上心的。


他主动想过,要调解单位内部两个系统——天鹰教和五行旗的关系。明教出去打架,他也多次主动出手杀敌。


五个人里就这一个半人干事。剩下三个半人呢?对不起,全部在当老爷。


铁冠道人、冷谦、周颠三个,说起来也都是老资格了,他们干事吗?基本不干。冷谦挂了一个“刑堂执法”,也是不干事。


特别是周颠,我们重点来讲一讲他。


周颠在处室里,除了极少数的几次例外之外,基本是混。每天吃完食堂,领完水果,就只盯着一件事不放——死怼隔壁同事杨逍。


杨逍进步比他快,业务比他好,一样的资历,名义却成了他领导,他很不忿。所以整日里自己的班不上,天天跑到杨逍那里晃悠,找杨逍的不是,抓住机会就怼一通:


“你调得动五行旗么?四大护教法王肯服你指挥么?我们五散人更是闲云野鹤,没当你光明左使者是甚么东西!”


一顿怼完,充分显示了威风,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有趣的是,不干活的周颠,在单位里有重视的人吗?也有的!比如教主。


他在教主面前和在同事面前完全是两副面孔。后来教主张无忌和少林三僧打架,陷入困局,周颠当仁不让,越众而出,英勇地帮教主解围……


在单位里,各个主任、处长都指挥周颠不动,他貌似谁都敢怼,谁都敢踩,但如果你仔细观察, 会发现其实也有例外。比如对白眉鹰王殷天正:


“周颠道: ‘杨左使、韦蝠王,你们都可算得无能。’……将 ‘白眉老儿’四个字咽入肚里。”


为什么偏偏放过白眉老儿,把话“咽入肚里”?因为殷老儿是教主的外公。你踩谁都可以,你敢踩教主的外公?


周颠表面上看着很颠,很放肆,其实也是看人下菜碟的。

 

金庸写的这个“五散人处”,真是很典型,完全符合一些单位里的处室定律,那就是:总有那么一个人是干活的,也总有那么几个人是不干活的。


如果处长只指挥得动一个人,那就这个人干活。如果处长一个人都指挥不动,那就只有自己干活。彭莹玉不就只好自己干活么!


大家只要注意观察,身边谁是老爷周颠,谁是苦哈哈彭莹玉,一目了然。

  

  

说完了五散人处,我们再来看杨逍这一摊子。


杨逍一个人直管着四个处,叫做“天地风雷”四门,机构很大,编制也很多,名字也威风,给人感觉好像特别重要。


可是这四个处的职能职责是什么?不知道;里面有哪个人物是大家熟悉的?基本没有;平时这几个处干了什么工作?还是不知道。


我把《倚天屠龙记》这本书至少也看了十几遍了,从来没搞清楚这个“天地风雷”四门整天在忙什么。


这些处室像是一团混沌,又像是一个黑洞。很多单位都拖着这样一个黑洞,里面人员进进出出,说起来也热热闹闹,但鬼都不知道他们忙些什么。


真到了要办事的时候,这四个处靠得住吗?完全靠不住。整本书里,从头到尾,杨逍几乎就没倚仗这四个处正经办过什么事。


在光明顶上,他办事靠谁呢?说起来笑死人——几个童儿。


是的你没看错,就靠几个小鬼跑来跑去、忙前忙后,后来还被韦一笑弄死了一个来吸血。


杨逍在外面办事又靠谁呢?那四个处照样是靠不上的,全得指望另外一个不由他直管的业务部门——五行旗。


后来明教到少林寺去出砸场子,去震慑外单位,杨逍用的哪一个处室的业务成果来撑门面?还是五行旗:


杨逍举起一面白旗,向身后挥了几下。锐金旗五百名教众拔起羽箭枪斧,奔到明教木棚之前……


自己的八旗绿营全没用,关键时刻还得靠人家湘军淮军,杨逍的这个领导,当得也是尴尬。

  

  四

再看五行旗,杨逍尴尬,他们更尴尬,八个字:提拔无缘,送死有份。


单位办事要靠他们,要搞业务也靠他们,撑门面也要靠他们。明教内乱的时候,只有他们保持了完整的建制,还留有战斗力。敌人打来了,牺牲也是他们最多。


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一战,灭绝师太的倚天剑,砍得最多的是五行旗的人头。


可是提拔起来呢?却没有五行旗的份,一般当到掌旗使就到头了,再没有晋升空间。


法王都不从五行旗里出的,甚至都不从本教里出,一半是空降的或者外来的,紫衫龙王是上级单位波斯总部空降来的,谢逊是那啥“混元门”的外来的,后来还得了失心疯。可等到提教主的时候,阳顶天照样提的谢逊。


待到老好人张无忌当教主,你以为就公平了?五行旗的人他从来不带在身边。平时教主和谁最亲?小昭啊。


瞧,平时流血流汗的,不如给领导唱小曲梳小辫的。真是像唐诗里说的:“何如学取孙供奉,一笑君王便著绯!”


最后,教主有主动想起五行旗的时候么?也有的,虽然讨论干部是想不起的,带出去玩也是想不起的,可也有例外。


比如倚天剑和屠龙刀被自己的女人周芷若玩断了,要接续了,就叫人家五行旗去打铁。


再就是要拼命的时候:


张无忌道:“好!吴旗使听令!”锐金旗掌旗使吴劲草踏上一步,躬身道:“属下听令。”心想:“教主发令,第一个便差遣到我……”


吴旗使毕竟还是拿义务啊。


这是和蒙古大军拼命,需要冲锋,能特么第一个不想到你么?


0
关键字:
上一篇: 我本来明明可以云淡风轻地走
下一篇:金盆洗手,盆洗手,洗手,手

评论排行榜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才招聘-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