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红德网 >> 武林 >> 武侠 >> 浏览文章

我本来明明可以云淡风轻地走

2017-06-19 10:15:1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回应一个老问题:杨过是什么时候彻底击倒郭襄的?


有的人说,是听人吹嘘他英雄事迹的时候。还有的说,是一起去抓灵狐的时候;是改口叫“大哥哥”的时候;是看见他左手无敌的时候。


我倒觉得上面这些都还不算。郭襄真正中弹倒地,是两个人已经快要分别了,他忽然摘下面具,给她看脸的时候:


郭襄眼前登时现出一张清癯俊秀的脸孔,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只是脸色苍白,颇显憔悴。


杨过见她怔怔的瞧着自己神色间颇为异样,微笑道:“怎么?”郭襄俏脸一红,低声道:“没甚么。”


最残忍的击倒,是让你倒在离开的门槛上。


在这之前,郭襄还是一个自由人。虽然他已经是“大哥哥”了,已经成了特殊的那一个了,这几天的经历她也再忘不掉了,但小姑娘的心还是有承受力的,各色人物见得多了,不要小看她。


如果就这样分手拜拜,让她云淡风轻地拎包一步迈出去,还会爱到后面那个地步吗?挺难说,我觉得很有可能不会。可别低估女孩子的自愈能力,搞不好以后见到,大家也就是暖暖地笑一笑,我说hello,你说你好而已。


所以杨过在潜意识里不答应。他本能地知道,自己还没有得到完全的胜利。这是一种情圣的本能。


他可以察觉到,虽然自己占尽上风、予取予求,虽然小姑娘已经全系守势、败相已露,但却还有一股柔韧、绵长的抵御之力。


如果等她走掉,一个“马赛回旋”转过身来,就不好说了。“小东邪”的阵地,你一次进攻没能占领,以后红旗就插不上硫磺岛了。她可以嘻嘻笑着摊手:我们有什么吗?那几天,什么都没有发生啊。


所以杨过做了那“多余的一步”,也许不是成心的,但在潜意识的驱使下,导演了一出“三枚金针”,把脸给她看。


她“怔怔的”瞧着他,神色变得“异样”。这一刻,微笑终于变成了海啸了。


她全线溃败,鳞甲纷飞,就像是赵括的阵地终于被秦兵冲破,像是穆勒突破了马塞洛和大卫路易斯,又或者是完颜兀朮的铁骑过了黄河。


杨过温言笑问:怎么了?这歹毒的一问,其实是对战果的确认。她低声说“没什么”,内心的独白却是:完蛋了。她仿佛听见,身后有沉重的铁闸落下,自己一生都将关在里面。


忽然想起了陆无双,另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妖女。


杨过纠缠她,扮成“傻蛋”,脸涂得脏脏的,抱着她的腿大叫“媳妇儿”。他们打闹了一路。


到这个时候,我相信陆无双仍然是自由的。这个游戏她还有能力随时退出。他们一起经历了不少事,该闹的闹了,该暧昧的暧昧了,本来是分开的最好时候。如果眼下分开,陆无双会很从容的。


毕竟,对两个人关系的性质,女孩有最终解释权。“冲灵剑法”不就可以什么都不是么。大家乱叫过几声“媳妇儿”又算什么了,杨大哥,我闹着玩的,你别多心。


可是杨过还是那一招,你看剧集里最明显,就在要分开的当口,他突然收拾干净了,扬着邪气的帅脸,向她坏笑——和后来对郭襄摘人皮面具是一样的套路。


你不是嫌我脏吗,不是不和我一桌吃饭吗,现在呢?


一个脏兮兮、却还蛮好玩的“傻蛋”,就在你对他有了好感,但又自信绝对不会陷进去,满以为可以潇洒离开的时候,他忽然一抹脸,变成了“容貌清秀”,“双目更是灵动有神”的家伙。


这多余的轻轻一指,骨牌倒了,陆无双宣布入坑,再也出不去了。


这么一比下来,张无忌还算是好的。


他受伤躺在雪地里,天天和小妖女蛛儿胡说八道,什么喜欢你啊,要娶你啊,反正荒山野岭,说了也等于放屁。蛛儿也放任自己和他瞎扯,偷书不能算偷,和一个雪地里的断腿“丑八怪”骚聊,那不叫爱情。


可忽然,张无忌伤好之后,无意中做了一件危险的事——抓了把雪,擦了擦脸。


蛛儿……看到他用雪块擦干净了的脸,不禁怔住了,呆呆的望着他……叹了口气,说道: “真想不到,原来你生得这么好看。”


张无忌倒不是成心的。也幸亏蛛儿心里早有了别人,没有陷进去。可是好惊险啊,这个自以为收放自如的小妖女,也在悬崖边上走了一遭。


两个人的关系,大概是世界上最微妙的事了。在舒适区的分界线上,有时候多那么一下,就是残忍;本来可以海阔天空,多了那一下,就是飓风。


有时候忍不住想:郭襄、陆无双会恨吗?当时我明明可以走的,为什么你要多来这一下?


不喜欢,放我走,关键时刻,不要多此一举。


0
关键字:
上一篇: 武侠江湖上,哪一门是最炫的武功?
下一篇:明教各处室的这些子鸟事

评论排行榜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才招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