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红德网 >> 武林 >> 武侠 >> 浏览文章

张三丰的孤独

2017-06-03 22:17:06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我只道三十年前百损道人一死,这阴毒无比的玄冥神掌已然失传。”张三丰喃喃说。


众徒弟们沉默着,没人答腔。


只有年纪最大的徒弟宋远桥接了一句:哦哦,这真的是玄冥神掌啊?


这是一句质量不高的互动,但也只能这样了,因为“百损道人”是个什么鬼,他们都不了然。


张三丰的岁数太大了,活了太长的年纪,到这个时候已经一百岁了。他所熟悉的那些人和事,身边的人都不清楚,哪怕跟了他最久的徒弟也都不清楚。


老张及时打住了,没有再继续“百损道人”的话题。


这种感觉,真的好孤独啊。


翻开《倚天屠龙记》,经常发现张三丰的这种孤独。


在小说里,他从九十岁到一百岁,又到一百一十岁,成了仅存的史前巨兽,孤独感也就倍增。


同时代的人走了,晚一代的人走了,慢慢地,连晚他两代的人都快成老朽了。其它门派的掌门从他的同辈人,渐渐变成了他的下一辈人,又变成了下下辈人。


少林派的“四大神僧”,比他晚了足足两辈。峨眉派的灭绝师太,那么老气横秋,开口闭口自称“老尼”的,也比他晚了整两辈。杜甫感慨说自己“访旧半为鬼”,杜甫才活多少岁数?老张的故人早统统是鬼了。


所以,张三丰每每说话、想事的时候,所提到的那些人物,都像是久远的史前怪物:


“这对铁罗汉是百年前郭襄女侠赠送于我的。你日后送还少林传人……”


说这话的时候,郭襄已经去世差不多半个世纪了。


“(我)生平所遇人物,只有本师觉远大师、郭大侠等寥寥数人,才有这等修为……”


说这话的时候,觉远大师已经去世接近一个世纪了。


但是他又怎么能不说这些人呢,那是他少年、青年的活生生的记忆啊。


武林中人和他聊天,往往说不上几句,很快就会聊死。


一般都是“张真人,久仰清名,幸何如之!”他则回答:“哪里哪里,不敢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没法再往下聊。人生记忆少说差了五十年,聊什么?


就连殷天正这样的老资格,而且是儿女姻亲,见到了老张都觉得没法聊。大家感受一下:


殷杨二人躬身行礼。

殷天正道:“久仰张真人清名,无缘拜见,今日得睹芝颜,三生有幸。”

张三丰道:“两位均是一代宗师,大驾同临,洵是盛会。”


然后,双方陷入沉默,天已聊死。


是啊,我四十岁拿“真武剑”横扫江湖的时候,你还在玩溜溜球,咋聊?


也正因为这样,我就更要说一句:张三丰真是一个识趣、有爱的老人。


人上了年纪,就爱滔滔不绝地回忆旧事,尤其是过去有一点成绩的,就更喜欢缅怀激情燃烧的岁月了,每天讲八遍都不嫌烦的。但张三丰没有。


他是震古烁今的宗师,是一条真正的大鱼。以他的成就,完全有资格讲讲自己只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的,但即使是这样的话他也从来不讲。


小说里,他从来不絮絮叨叨给后辈人讲陈年旧事,当年郭靖怎么怎么样,杨过又怎么怎么样。偶尔无意中提到“三十年前的百损道人”之类,后辈们不问,他也就不讲了。


他很注意照顾别人的感受。但话说回来,越是这样,就越孤独啊。


所以你看书上,他只有半夜起来写写字,“武林至尊,宝刀屠龙”,自己向自己倾诉。徒弟躲在一边偷看,他搞不好其实挺欣喜。


他经常闭关,号称不再见客,但一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就开口搭讪:呀,哪位少林高僧来看我啦。


有一个好玩的细节:他做寿的时候,听说崆峒五老来看他,就立刻亲自迎出去。


旁边人都觉得张三丰礼重了——“崆峒五老这等人物,派个弟子出去迎接一下也就是了。”大家都觉得张三丰这是“谦冲”。


其实这真的完全是因为谦冲吗?有没有一点老头遇见老头,像红楼梦里的老贾母欢迎刘姥姥一样,终于有了个“积古的老人好说说话”的欣喜呢?


看《倚天屠龙》,总是很心疼张三丰。


他在武学上太孤独,没有人可以聊天,可以分享,那也罢了;可他在岁月上也那么孤独,没有人可以分享了。


时间的洪流早已经带走了他所有同伴,他已经失去了和人共话当年、缅怀青春的可能。


可他还是那么的知人情,那么有趣。他虽然做不到像周伯通那样彻底变成老小孩、直接和郭靖拜把子,但他也一直在努力成为一个可爱、有趣、不招人烦的老人。


忽然想到,金庸已经九十三岁,也到了小说里张三丰的年纪。


他的心境,大概和老张很像吧。


希望老爷子还健康,还能像张三丰一样,半夜起来,大袖飘飘,自己给自己写上一段“武林至尊,宝刀屠龙”,而我们就躲在那里,静静地偷看吧。


0
关键字:
上一篇: 赵敏郡主要条船
下一篇:王语嫣的老妈为什么那么恨慕容家?

评论排行榜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才招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