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红德网 >> 人物 >> 军事 >> 浏览文章

将门虎子:张又侠的越战传奇

2016-11-06 11:15:07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张又侠的简历显示,他从最低一级的战士做起,当过排长、连长、团长、师长、军长,最终上任军区司令员、总装备部部长。其中更令人称道的是,他是目前解放军为数不多具有作战经历的现役将领之一,拥有丰富的指挥经验。而他建立在实战经历上的“信息化”理论,也颇为契合新时期中国军队建设的新思路。

 

  张又侠,祖籍陕西渭南,19507月生于北京,1968年参加工作,中共党员,中将军衔。1968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任战士,班长,排长。1976年任陆军某团连长、营长,副团长。1984年任某团团长,陆军某师副师长、师长,陆军第13集团军副军长。20008月任陆军第13集团军军长。200512月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20079月任沈阳军区司令员。中共第17届中央委员。19977月晋升为少将军衔。20077月晋升为中将军衔。

 

  张又侠的父亲张宗逊,曾任中共第一野战军副司令员,协助彭德怀指挥西北军民进行了扶眉、兰州等一系列重大战役,新中国成立后张宗逊历任副总参谋长,以及总后勤部部长等要职。

 

  在不同的三个大军区历练出的新一代将领

 

  张又侠18岁从军后,多半担任作战部队的主官,拥有丰富的指挥经验。1976年张又侠出任中共第1440118团连长,驻在地位于云南省境内。张又侠曾在一次演习后总结发言,当时总参人员给与高度评价。早年他个性张狂,不把政工干部放在眼里,当时军首长就直言指出,“谁给他当政治搭档都成了摆设”。此后张又侠陆续升任118团副团长、119团团长、40师正副师长等职务,都是正副主官。由此可见,他比较擅长指挥带领团队作战,而不是分析筹划的幕僚工作。

 

  在45岁之后,张又侠晋升速度加快。1990年代后期,他升任成都军区第13集团军副军长,并在47岁(1997年)晋升为少将军衔。于20008月晋升第13集团军军长,当时他刚满50岁不过一个月。200512月张又侠离开成都军区,晋升为北京军区副司令员。20079月升任沈阳军区司令员。历练大军区副职(北京军区副司令员)职务未满两年,就被提升到大军区正职职务(沈阳军区司令员),并且曾经在不同军区历练(成都、北京、沈阳三个大军区),可见他是有计划的受到栽培的将领。

 

  2007年对张又侠而言是仕途发展关键的一年,他在2007年晋升大军区正职职务、获中将军衔,并当选中共十七届中央委员,充分显示中共中央对张又侠能力的肯定与重视。

 

    战功显赫,展现优异的指挥才能,也具备过人胆识

 

  张又侠的军旅生涯中,最受瞩目的功绩可说是曾参与“中越战争”。在1980年代末期邓小平提出“韬光养晦”的对外战略后,中共与邻国关系逐渐和缓,干戈止息,因此张又侠成为“50后”(出生于1950年代之后)的将领中,少数具有战功的将领之一,更是七大军区现任司令员中唯一具有实战经历的将领。1979年张又侠担任第1440118团连长,年仅26岁的张又侠以连长职参战,作战主动积极,因而在战后很快被提升为119团团长。

 

  1984年发生“中越边境冲突”,张又侠以119团团长身份在老山作战表现突出,不论在进攻与防守方面都表现出色,展现他指挥、领导部队的长才。当时他拟定的进攻计划更是文革后第一个完整的步炮协同计划,经过炮击后步兵开始攻击,总共40分钟拿下主阵地,但总歼敌人数不多。张又侠更关键的角色是在老山阵地的防守作战。119团张又侠团长率军坚守前线,成功地抗越军发起的三天反攻行动。张又侠任职的40师在3天时间里抵挡越军的猛烈反攻,越军共阵亡3000余人,可见战事之激烈。

 

  在老山作战立下战功后,张又侠随后升任40师副师长、师长。在担任40师主官的这段时期,他仍不改剽悍的军人武风,曾向当时担任海军司令员的刘华清(19828月~19881月)写了一份报告,阐述建立一只蓝色海豹突击队,藏于远洋货轮中,突袭南中国海上的外军大型舰船,还自荐为这支部队的首任军事长官。由此来看,张又侠不但在战争中展现优异的指挥才能,也具备过人胆识。

 

  20079月后,他担任沈阳军区司令员,在“和平使命—2007”中俄联合反恐军事演习中,扮演了重要的支援角色。中俄双方部队在沈阳军区洮南合同战术训练基地进行实兵分练,实施了联合封控、立体突破、机动歼敌和纵深围剿等内容,演练达到了预期目标。演习结束后,张又侠也参加了结束仪式。虽然他并非负责此次反恐军事演习,但是他以沈阳军区司令员的身份陪同指挥,参与演习开始与结束相关仪式,并支援前期的准备工作,张又侠在演习中扮演观摩、支援的角色,这些重大演习的历练增加了他未来被委以重任的可能性。 张又侠重视在军队讯息化的同时,也不能松懈需要实兵操练的基础课目训练。2008年初夏,张又侠担任沈阳军区司令员时,曾发生被国防部命名为“神枪手四连”因过于重视电脑软体训练,而荒废实弹射击等基础训练,导致竞技时败给其他连队的情事。张又侠亲自率领机关人员,把该连全员全装拉出营区,用两天一夜的时间连续演练18个实战课目,用实际行动提醒各部队不能忽略实兵训练。呼应了张又侠在担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时曾对媒体表达的观点,即推动资讯化转变,也要同时增强训练实战性。

 

  另外,张又侠担任沈阳军区司令员时,也十分重视解决军人住房困难的问题,将其作为部队提高战斗力的保障。据沈阳军区有关部门统计,在东北地区驻军较多的省、市中,在职军官没有自有住房或公寓住房的现象相当普遍,沈阳市达394%,大连市达457%,辽宁全省高达476%。其中,辽宁省驻军拥有自有住房的仅占219%。也就是说,这一地区的陆海空等军兵种驻军的军官中,有近一半人的住房不安定。有的借住亲戚家,有的租民房,有的甚至居无定所。因此沈阳军区与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合力解决军队人员住房社会化保障难点,找出“战区军地组织协调,政府部门调控主导,依托地方土地资源,部队提供住房需求,企业投标开发建设,军地联审参建资格,军人按照政策购买”的新模式,为推进军队住房社会化保障提供了经验。这种新模式被专家称为“东北模式”。

 

  在发挥指挥、领导部队的才能之外,张又侠也曾经在军事性刊物发表数篇文章,他在《军事经济研究》发表《加强军以下部队经费管理之我见》,2003年在《军队政工理论研究》与共同作者邱建发表《确保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部队党的建设的核心》,20086月在《求是》与沈阳军区政委黄献中一同撰文《学习向南林,做实践科学发展观的好战士好青年》,显示除了果敢尚武的精神之外,张又侠亦具有理论论述的逻辑思维能力。

 

  目前60岁的张又侠是现任七大军区司令员中,年龄相当轻的一位,仅有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19514月出生)比他小一岁,两人是七大军区司令员中唯二的“50后”将领。 除了享有年龄优势之外,张又侠身为将门之后,又是目前唯一具有实战经验、立下战功的大军区司令员,同时,也曾经历成都、北京、沈阳等多个军区的历练,并曾经参与、支援“和平使命—2007”中俄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可说是中国新一代将领中历练丰富、资历完整的“将星”。(来源  百度贴吧)

 

 

    链接:张又侠的越战传奇

 

     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张又侠率全连作战主动积极,表现不错,受到了上级领导的好评。战后,他很快升为营长。19808月,张又侠又被任命为118团副团长。1983年底,中央军委决定发起老山、者阴山拔点作战。命令下达到昆明军区后,各部队很快进行了动员,并大量提升、调配干部,以充实各级指挥岗位。19841月,张又侠被调到119团升任团长,准备率部参战。

 

    1984428日,老山拔点作战打响后,张又侠指挥119团主攻中部制高点松毛岭主峰662.6高地,采取了多点突破,断敌退路,向心攻击的战法,严密组织步炮协同,仅用9分钟就将其攻占,一举震撼了整个老山地区之敌。随后张又侠指挥119团乘胜前推,用了2小时时间就连续夺取了松毛岭地区的18个高地,为主攻部队夺取老山主峰扫清了障碍。29日、30日,张又侠又指挥119团继续发展进攻,经过战斗全部攻占了那拉地区各要点,胜利完成了师赋予的作战任务。

 

    在这次作战发起前的一天,张又侠把团标兵连26连的连长李忠平叫来,对他说:“我们得先抓住他(老山之敌)的脖颈,让他跑不了,进不了,动不了再打。。。。。。你说,哪是他脖颈?” 李忠平指着地图说:“松毛岭——662.6高地,这还用说!” 张又侠又问道:“你看,哪个连完成这任务?”李忠平说:“2连、6连,反正少不了我!” 张又侠大声道:“我就等你这话,就是你,带6连!”

 

    在进攻准备阶段,师、团领导亲自组织主攻连干部研究了战斗方案,区分了任务,组织了步炮协同。李忠平也带着连、排、班干部多次实施了沙盘推演,根据6连的临战训练情况,对完成战斗任务充满了信心。就在这个时候,出问题了。

 

    有一天,李忠平原来当过连长的2连干部请他回了连里一趟,老战友们一起喝了顿酒,李忠平一高兴就喝醉了,当夜没有回6连。团里发现后,要李忠平写检查。李忠平觉得回老连队喝个酒算什么,就是不写。结果团里宣布给他严重警告处分,全团通报批评。李忠平火了,团里开会时他又买了一壶酒,当着政委的面一口气喝了,还骂咧咧的:“他妈的,你们当大官的,就不知道什么叫战友情谊!”张又侠知道后气坏了,马上让人把李忠平找来,当面训斥他:“你不用骄傲,以为少了你就不行,我另外找个人,看他能不能带好6连,能不能把阵地拿下来!” 李忠平对张又侠很敬畏,一听就急哭了:“团长,我检讨,我保证不再喝酒了,你给我处分不行吗?干吗撤了我?”张又侠严肃地说:“这次战斗最重要的是分毫不差执行协同计划,要求有严格的组织纪律观念,像你这样任意胡行的角色绝对不行!”李忠平这时真知道自己错了,对团长下了许多保证,总算保住了主攻连长的帽子没被摘了。

 

    当战斗打响后,李忠平指挥6连的主攻排紧跟炮兵延伸的弹幕前进,迅速扫清了662.6高地的外围屏障。等炮击一停,硝烟还未散,6连已冲上了662.6高地,9分钟拿下主峰,全歼了守敌!张又侠当即把电话打到了6连前沿:“打得好!真正打出了我军新一辈威风!”战后,6连被昆明军区授予了“老山猛虎连”荣誉称号。在庆功会上,张又侠亲自给李忠平敬酒。李忠平不喝,张又侠说:“李忠平,在关键时刻我不拿你当大头拿谁?当时我不处分你我怎么指挥这一仗!。。。。。。喝了,我再考虑取消你的处分。” 李忠平回答:“我喝!但处分你还是留着,永远做个纪念!”

 

     在收复了老山地区后,14军各部队随即就地转入防御。为了便于地域区分和作战协调,把老山战区分为东、中、西三个区域。东区以八里河东山为核心,峰峦叠嶂,山势呈南北走向,平均海拔在1000米以上,双方基本沿国境线控制要点进行对峙;西区以老山主峰为核心,山势北陡南缓,中国军队攻入越南境内直线距离约1.3公里,控制了大小20多个山头;中区包括松毛岭和那拉地区,向南是长达67公里的一片丘陵地带,各高地海拔从100多米到600多米不等。中国军队攻入越南境内直线距离约1.4公里,控制了大小33个山头制高点。在整个老山战区,中国军队控制了约10平方公里的越南领土。

 

    松毛岭(我军地图上称为“松毛林山包”)实际是从老山主峰向东延伸出的一条长约4公里的山梁,呈西北东南走向,主峰是662.6高地。以松毛岭主峰为界,以北为中国,以南为越南。由松毛岭向东,有一个越南的小村庄,叫那拉。由那拉再向东,是一条呈南北走向的大峡谷。峡谷内有一条由北向南流的江,在中国境内叫盘龙江,流入越南后称为泸江。盘龙江边上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公路,从中国的船头地区通向越南河江。盘龙江的东侧,则是笔直峭立的八里河东山。由松毛岭和那拉向南,是一片67公里长的丘陵地带,地势低洼,有大小50多个山头。在丘陵地带的东南缘,有一个小村庄,叫清水村。清水村的南侧,是盘龙江的支流清水河,由西向东汇入盘龙江。在清水河的南岸,则是越南的小青山,海拔634米。小青山的背后,是大青山,山势呈东西走向,长约20公里,平均海拔在1500米以上。公路从八里河东山与小青山之间的山口向南穿过,这个山口称为清水口子。附近有一座吊桥架在盘龙江上,是连接江两岸的重要通道,习惯上称之为清水口子吊桥。要从南侧进入老山地区,这里就是咽喉要道。那拉、清水地区,都属越南河宣省渭川县管辖。

 

    从老山战区的整个地势上看,老山主峰与越南的小青山、大青山隔清水河相对,中间的那拉、清水地区地势较平坦,被老山与大、小青山俯瞰。14军在西侧老山主峰地区控制的各高地,山势高耸,利于防守。在中间那拉地区控制的各高地,绝大部分的海拔都较低,处于越方控制的小青山等阵地瞰制之下,防御纵深较浅,易攻难守。而越军控制的各高地则背靠大、小青山,防御纵深较深,易守难攻。这样的一个战区地理特点,就决定了越军易于从清水口子方向集结部队渗入老山地区前沿,再向那拉地区各高地发起进攻,逐点攻占,一直推向老山主峰。

 

     14军由进攻转入防御调整部署期间,越军则在积极准备反攻。52日,越军就出动了数辆坦克和装甲车,秘密从清水口子潜入那拉地区,在开阔地带实施伪装,装备配合步兵反攻。14军前沿炮兵观察所发现在清水口子附近有几堆土包很可疑,要求炮兵打几炮试试。结果首发炮弹就命中了越军坦克,掀掉了坦克上面的伪装。随即炮兵向其实施了火力覆盖,当即击毁了3辆坦克和1辆装甲车。事后,越军二军区副司令兼河江前指司令黎威密隐情不报。二军区司令武立获悉后进行查问,黎威密还大发雷霆,要求各单位清查泄密人员。

 

     53日至14日,越军连续向边防157连坚守的八里河东山1019高地发动了十余次连排规模进攻和夜间偷袭,都被7连击退,伤亡100余人。59日,越军首次组织了营级规模的进攻。凌晨230分,越军3132664营的2个加强连向1019高地前沿运动接近,被7连观察哨发现,及时呼唤炮兵火力拦阻,予越军以较大杀伤,使其只好放弃进攻。320分,越军又以1个排的兵力向78班阵地实施偷袭,被8班战士一顿近距离投弹、射击打退。在老山方向,9245分,越军3148187营和特工团1个连凭借浓雾和夜暗掩护,向401204连守卫的老山主峰前沿1072高地和75号、76号阵地实施攻击。40师炮兵群当即对越军实施炮火急袭,将其击溃。越军经调整后转以小股兵力偷袭,被42班用手榴弹击退。随后越军又出动1个连兵力,在炮火和高射机枪掩护下向4连阵地实施强攻。4连在师炮火支援下,英勇战斗,连续打跨了越军8次进攻,毙敌44名,牢牢地守住了阵地。

 

   为了保证1019高地方向的防御稳定,并改善船头口子左翼的防御态势,配属40师作战的41122团于515日一举攻占了八里河东山的6个高地,收复了整个八里河东山地区。至此,14军在老山战区的防御体系基本形成,部队全面转入防御。

 

    老山、八里河东山地区相继被中国军队收复,致使越南清水地区门户洞开,河江纵深地区也受到直接威胁,越军高层极为震动。总参谋长黎仲迅、副总参谋长黎玉贤很快赶到河江,与二军区司令武立等高级将领进行紧急磋商。经过多次策划,与苏联军事顾问共同制定了一个代号为“MB-84 的战役计划,企图将那拉地区定为主攻方向,打开突破口,然后逐点收复老山地区各阵地。因为制定战役计划的会议是秘密在河江省一个叫北光的小山村召开的,因此这个计划又称为“北光计划”。为此,越军迅速调兵遣将,增设了二军区前指炮兵指挥所,补充了313师兵员,增调了356师师部和153团、149团、150炮兵团、821特工团主力、168炮兵旅2个营、368炮兵旅2个营进至老山地区。并补充大量作战物资,增调工兵1个旅又2个连抢修前沿公路,加紧指挥系统工事构筑。同时频繁对中国军队阵地实施侦察,其要实施大规模进攻的迹象日益明显。

 

    本来,中央军委计划拿下老山等骑线据点后,如果当面敌情没有大的变化,可以在6月恢复正常边防斗争状态,就如此前的法卡山、扣林山拔点作战一样。514日,军委作出指示:我对越牵制作战已经达到预期目的,也改善了船头方向防御态势。作战行动要逐步收缩,下个月恢复正常边防斗争状态。20日,昆明军区党委确定了部署调整方案,准备将主力撤回。就在第二天,电侦部门截获了越军一封电报,感觉越军有大的意图。再结合侦察到的当面敌情,发现越军在加紧调动部队,电台活动非常频繁,一切情况都显示异常。昆明军区判断越军将要发动大的反攻,于是决定停止调整,准备打敌反扑。

 

     根据军区指示,14军于520日后开始进行积极准备。加强了敌情侦察、分析,抓紧完善防御作战方案,组织现地协同,加修加固工事,随时准备迎击越军的进攻。至610日,双方的兵力对比是:步兵中方5个团,越方8个团,敌我对比为1.71;师属以上炮兵中方12个营,越方13个营,敌我对比为1.11

 

    611日,越军果然发起了团级规模的反攻。当日凌晨,越军313148营在821特工团一部配合下,秘密向防守那拉地区的119团前沿阵地146号高地摸进。3时许,越军在进至146号高地西南侧时触雷,被守卫146号高地地域的11912连发现。2连连长刘开亮立即命令各阵地做好战斗准备,令60炮向雷区前沿射击封锁敌通路,并向营部报告了越军发动进攻的情况。305分,越军87连的1个加强排摸到了23班阵地前沿,双方发生交火。3班战士们甩出一排手榴弹,并猛烈射击,将这股越军击退。另外2个排越军沿411高地北侧向146号高地接近,2连待越军进至第一道堑壕前30米处时,突然开火将其打退。320分,越军纵深炮兵和前沿直瞄火炮向262高地、146号、145号高地和那拉地区实施炮击,并出动1个连兵力分两路再次扑向146号高地。23班在友邻阵地火力支援下沉着应战,连续4次将越军的冲击打退。350分开始,越军先后又发动2次冲击,仍被2连击退。

 

     525分,越军以无坐力炮和火箭筒攻击2连指挥所,连长刘开亮牺牲,步谈机员负伤,2连与营部的通信联络中断。越军趁势突入了146号高地西南侧,3班被迫撤至高地顶部。随后越军沿146号高地西侧沟谷前进,又攻占了145号高地。此时,24排长代理连长继续指挥战斗,但因兵力分散,难以组织有效反击。张又侠接到报告后,立即命令3连增援2连阵地。617分,31个排配合2连实施反击,与越军展开激战。不久,12排长陈克元奉命带45班前出反击145号高地。在接敌时陈排长中炮牺牲,4班长、5班长和5班副班长继续指挥2个班向敌冲击。在前来146号高地执行捕俘任务的师侦察连一部主动配合下,勇猛进攻,一举夺回了145号高地,毙敌4名,俘敌1名。830分,1营副营长率31个排向146号高地西侧实施反击。途中遭到越军炮火拦阻,伤亡较大,被迫退回。这时越军148营主力欲向146号高地东南侧接近,被40师炮火中途拦截杀伤,难以前进。1营副营长抓住战机,率3连主力再次向146号高地西侧反击。在师炮火和146号高地顶部火力支援下,与敌激战2个小时,终于夺回了全部已失阵地,越军退至411251高地一线。1营随即抓紧时间补充粮弹,加修工事,转入防御。

 

     直接指挥这次反攻的越军313师副师长裴尼乐见148营进攻接连受挫,急忙责令14团团长前往一线指挥。1515分,148营在821特工团一部引导下沿清水口子吊桥西侧向227高地运动。1191营发现该敌后立即上报,团100迫击炮边很快实施炮火阻拦,杀伤越军20余名。

 

    1750分,越军向那拉地区和八里河东山实施不间断炮击。1930分,越军313266团约2个排向八里河东山副34号高地东侧、1个排向34号和35号高地同时发起进攻。守军41122512排坚决开火阻击,将越军击退。与此同时,越军向那拉地区的150号、151号阵地实施炮火准备,掩护141个加强连和特工分队展开。当越军到达前沿雷场准备开辟通路时,40师炮兵实施炮火拦阻,大量杀伤了越军。守卫169号高地的1191138班也果断开火,打爆了越军的火箭开辟器并击毁1挺重机枪,造成了越军混乱。1950分,越军再次向150号、151号、169号高地发起冲击。1连依托有利地形以手榴弹和冲锋枪打击越军,在炮火支援下经过40分钟战斗将敌击退。在八里河东山方向,越军2661个加强连先后发起3次进攻,都被1225连打退,伤亡较大,不得不后退待援。2040分,越军14团约1个连由清水向146号高地方向运动,被119团炮兵群集火射击拦阻在中途。21时,越军约2个连兵力向146号高地运动,被119团炮兵群火力击退。2118分、2135分,越军又向146号高地先后发起2次冲击,都被119团炮兵群火力覆盖,战斗队形被打乱,溃败下去。因伤亡惨重,取胜无望,进攻的越军随后利用夜暗撤回了清水河以南地区。

 

     611日,越军向中国军队阵地发射了各种炮弹8000余发,从偷袭开始发起团级规模的试探性进攻,都被中国军队挫败。战斗中,14军部队共毙敌180余人,俘敌1人,缴获重机枪1挺、40火箭筒4具、冲锋枪8支和弹药一批。14军部队阵亡18人,负伤90人。

 

    通过611日的战斗可以看出,这只是“MB-84”战役计划的第一阶段预演。越军以主要兵力火力向那拉地区前沿进攻,同时以部分兵力火力向八里河东山进攻,意在将主要突击与多方向进攻相结合,既能集中优势兵力火力于重点地段突破,又能使敌军防线多处受压,难以互相支援。从战术上看,越军首先夺取中国军队的前沿防御要点(如146号高地),尔后以此为依托,调整力量,继续进攻纵深目标(如145号高地)。一次攻击不成就投入力量继续进攻,形成多波次的连续冲击,逐段巩固,逐点攻占。在整个战线上,越军持稳打稳扎,步步为营的态势。在重要攻击点上,越军则集中兵力,速战速决,力求一举攻歼。这种打法相当阴狠,首先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再根据对手露出的破绽逐点进取。中国军队要想取胜,重要的是占到两个方面:一是以火力有效拦截对方预备队,使其后劲不足,难以继续扩张战果;二是正确部署兵力,避免遭到对方杀伤,同时掌握好自己的预备队,以保证既有足够的力量连续抗敌轮番攻击,又能适时果断地实施反击。从整个老山战区看,越军的主攻方向在那拉、松毛岭方向。防守这一方向的就是张又侠的119团,尽管在611日战斗中小有斩获,但显然大头在后面,一场血与火的考验就要到来了。

 

    在团级规模的试探性进攻失败后,619日,越军高层召开了第二次北光会议,通过了二军区的战斗决心。又从纵深抽调316174团、312141团、1066团、一军区198特工团1个营及312师炮兵1个营、10师炮兵2个营进至河江地区,使总兵力达到10个步兵团、14个炮兵营、2个特工团,共4万余人。其中包括了越军两大主力步兵师312师和316师的各1个精锐步兵团,显见越军高层对于这次反攻的厚望。越军针对611日战斗中中国军队的的作战特点,总结了经验教训,重新调整了部署,研究了新的作战手段,并进行了反复训练,决心在第二阶段进攻中一举突破中国军队防线。

 

    与此同时,越军特工队还加紧了对中国军队阵地的侦察和袭扰。76日,就发生了著名的“辛柏林”雷达被炸和白石岩遭袭事件。

 

   “辛柏林”相控阵雷达是中国花了十几万美元从英国进口的先进的炮位侦测雷达。这种雷达采用相控阵型电子扫描技术,通过探测敌方迫击炮的弹道并进行解算,可以精确判断出敌方炮阵地的位置,从而引导己方炮火进行反击。“辛柏林”雷达自1970年代中期起在英国和联邦德国军队中服役,对81毫米迫击炮的探测距离达到10公里,对120毫米迫击炮的探测距离可达14公里,最远扫描距离约20公里。在老山这样地形复杂的战场环境中,越军非常擅长使用迫击炮,对中国军队威胁很大。而且越军经常布设假目标和假发射点,诱使中国炮兵浪费炮弹,也很令人头疼。“辛柏林”雷达部署到老山前线后,能够准确捕捉越军迫击炮阵地的位置,在“一.四工程”的炮击作战和历次压制越军迫击炮阵地的战斗中效果良好,战果辉煌,打得越军很是狼狈。当时“辛柏林”雷达是从石家庄空运到老山前线的,开设在了八里河东山西侧浅纵深地区的芭蕾坪一带,其位置可以对整个老山地区和清水口子以南地域进行扫描。在附近的白石岩地区还有160迫击炮阵地和1229连驻地,相对比较安全。

 

    为配合即将发起的对老山地区的加强师规模进攻,越军821特工团派出40671个排的兵力,于74日深夜从1134高程点两侧垭口潜入中国境内,利用40师与边防15团的防御接合部渗透,于5日拂晓进至白石岩地区的一处山洞潜伏。5日,越军特工对白石岩地区诸阵地进行了一昼夜的抵近观察,发现了“辛柏林”雷达站、160迫击炮阵地和1229连驻地。当时越军特工并不知道这里有个雷达站,还以为只是个通信站。6日零时30分左右,越军特工除留1个组在山洞担任警戒和接应任务,其余人员编成4个小组,秘密接近了目标区。随即分别各以1个小组袭击160迫击炮阵地和12293排驻地,另外2个小组从左右两翼偷袭“辛柏林”雷达站。当时守卫雷达站的哨兵换岗回去休息,而该上岗的战士被叫醒后却又睡过去了,导致雷达站处于无警戒状态。越军特工轻易接近了雷达站,在发电车上绑上了可塑性炸药,又在雷达兵住的帐篷口布下绊线地雷。230分,三处越军特工同时开火,以冲锋枪、手雷、单兵火箭猛烈攻击中方守军。雷达兵慌乱中冲出帐篷,正好趟中绊线引爆地雷,连人带帐篷被炸飞,发电车也被炸毁。越军的突袭行动非常利落,10分钟结束战斗,各小组迅速沿原路线撤回了山洞。整个战斗中中国守军阵亡10人,负伤49人,越军特工死亡1人,负伤10人。越军特工在对伤亡人员稍做处理后,于当日6时前按原渗透路线撤至境外。因遇袭现场混乱,中国守军直到早晨6时还以为爆炸声是越军的炮击。事后检查,越军对雷达的作用和构造并不清楚,没有炸到要害。经过修理后,这台雷达又继续投入了作战。

 

     对于这次遇袭事件,从昆明军区到总参、军委的各级领导都非常重视,分别作出了批示:

 

     昆明军区张铚秀司令员、谢振华政委:“告诉14军要把情况搞清楚,要追究干部的责任。多次强调克服麻痹思想,防炮击防特工,为什么不落实?要采取措施,要执行纪律。”

 

    总参杨得志总长:“这个问题十分严重,关键是思想麻痹,很值得总结吸取教训,不然还要吃大亏。”

 

    军委杨尚昆副主席:“这个动态值得注意,前沿部队要有随时作战的切实准备,不得松懈。否则敌人钻空子,我吃亏。”

 

    这次“辛柏林”雷达站遇袭事件,也直接引发了老山战区特种作战的升级,才有了日后的各军区侦察大队轮番入滇侦察作战,双方你来我往,打得非常精彩。1988年播出了一部四集电视剧《黑豹突击队》,描写了老山特种作战的惊险故事,影响甚广,正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老山战场的残酷性。

 

     为粉碎越军即将发起的大规模反攻,14军前指根据611日防御作战的经验教训,分析了越军进攻作战的特点,对其再次进攻的兵力部署和主攻方向作出了判断。14军前指认为,越军最有可能的主攻方向是老山战区中部的松毛岭和那拉地区,一旦将其拿下,即可西进老山主峰阵地,东攻八里河东山地区,能够重新夺回老山战区的主动权。而越军的第一波攻击目标,仍会选择14军在老山战区最前沿的侧翼暴露阵地。如老山主峰前沿的1072高地与那拉地区前沿的142号、145号、146号、150号、169号等高地,都是态势突出,多面侧敌,与越军控制的前沿阵地相距仅有100-300米,未形成有效的防御纵深,易遭越军依托既占阵地的多路围攻。据此,14军及40师领导经过多次分析研究,决定调整兵力部署,采取一系列措施,加速进行防御作战的准备。

 

    620日后,14军前指又陆续增调41师师部带123团主力、121团一部、师炮兵团主力和军坦克团1连、11122加农炮营、边防1团、边防17100迫击炮连等部队进入老山战区参战。至7月上旬,14军前指指挥的部队已有6个步兵团18个步兵营,越军则有34个步兵营,敌我对比为1.81;师属以上炮兵营中方14个,越方14个,敌我对比为11

 

   在兵力部署上,14军前指将主要兵力兵器配置于老山战区的西区和中区,部分兵力兵器配置于东区。以40120团(欠3营)加强1182营、军炮兵团(欠122加农炮营)、41师榴弹炮2营、师防化连1个组防守老山主峰地区;以119团配属师炮兵团(欠4营、85加农炮营7连)、反坦克导弹连1个班、防化侦察1个组、军坦克团1个连防守662.6高地、那拉地区;118团(欠2营)为师预备队,配置在南温河地区;41师率122团、边防152营(欠6连),加强炮兵第4182营、军炮兵团122加农炮营,负责八里河东山方向的防御;123团为军前指预备队,配置在麻栗坡县东侧地区;边防15团坚守各现有阵地;师炮兵群由炮兵第4师第5团(欠2营)和边防15122加农炮连编成,配置在老寨、交趾城地区,编成5个分群,由师炮兵指挥所直接指挥,担负全局支援任务。

 

    根据14军前指的指示,各部队加紧整修加固工事,补充各种作战物资,加强阵地的警戒防备。同时针对防御正面宽、纵深浅的战场态势,重新调整了兵力,采取少摆多屯、及时补充的方法,第一梯队营、连只展开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兵力,其余屯于阵地内作为预备队,以保证有足够的力量连续抗敌轮番攻击。并加强了战场侦察,对当面越军实施昼夜观察和监测监听,基本上掌握了越军的动向。工兵部队也用火箭布雷车向老山战区防御阵地前沿抛射了大量大小地雷,形成了东西长7公里、纵深宽500米的雷区障碍带。至710日,各部队的作战准备已基本就绪,随时准备抗击越军的大规模进攻。

 

    在有迹象显示将为越军主要攻击方向的松毛岭、那拉地区,张又侠改变了原先在33个高地平均分配兵力的状况,而将119团的主要兵力集中于那拉方向主要高地附近,以2个步兵营占领阵地,1个步兵营为第二梯队位于南榔、里头寨地区,团炮兵群配置在三转弯、那马西侧公路沿线,张又侠的团指挥所开设于627高地。从而形成了重点守备,步炮结合,随耗随补,以点制线、以线制面的防御体系。

 

   710日,总参通知昆明军区前指:越军大举反扑的征兆已经明显,请张司令员马上返回前指;把32师尽快调到前面去;军委决定从外区调部队入滇参战。

 

    一场大战就要到来了。

 

     越军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准备后,于711日夜出动316174团、312141团、313266团、356149团、876团及198特工团、821特工团等部队,乘夜暗从清水口子方向秘密潜入老山地区前沿逐步展开,准备从四个方向对中国军队阵地发起加强师规模进攻。越军副总参谋长黎玉贤和二军区司令武立坐镇河江,二军区副司令黎威密、副参谋长裴文胜率前指在谷怩督战。356师副师长“占”、316师副师长“历”、313师副师长裴尼乐分别在南嘎、清水、八里河东山方向直接指挥,企图采取正面突破、两翼牵制、向心攻击,偷袭加强攻手段在那拉地区打开突破口,尔后依托既得阵地,逐点夺取,逐次占领老山地区各阵地。越军战史上将这次作战称为河江战区战役。

 

    12日凌晨,老山战区浓雾弥漫。1时许,电台截获了越军168炮兵旅3时前开饭完毕,随即进入阵地的情报。14军前指判断越军即将展开,立即通报各部队加强戒备,不要睡觉。此时,进入老山地区前沿的越军以工兵和特工开路,正在秘密向前摸进。越军的工兵和特工都是精兵中的精兵,伪装良好,赤着胳膊匍匐摸进,利用皮肤的敏感和警觉排除中国军队布设的地雷,一步步向前开辟通路。然而,这么多的部队集结展开,总是有人会碰响地雷的。14军前沿部队多次察觉到阵地前方有地雷爆炸声、砍树声和人员走动声,不断将情况上报。14军前指判断越军正在展开,很快就要发起进攻。当即批准40师以3个炮兵营和部分团营属迫击炮,于3时整向预先计划的清水口子方向越军可能展开区和接近路线实施炮火反准备。1990年时,时代文艺出版社曾出版过一本纪实文学《中越战争秘录》,对于7.12之战前的炮火反准备有过如下精彩描述:

 

   “对'7.12’敌人反扑我们有警觉。敌人356师两个团,316师一个团,共有六个团番号的部队。判断敌人可能于12日凌晨5时发起进攻。零点,我(40师炮兵团团长赵扣斌)准备好2.5个基数的炮弹。3点,上级给了三个点,让用三个连进行扰乱射击,打一个炮标准。我说,太少。问步兵,说前面没情况。我指着沙盘问步兵团长张友侠(名字不对,但人物错不了),如果你是越军指挥员,早晨五点攻击,部队现在应该摆在哪?他一指清水河以北300米那片地方,说当然在这,只能在阵地前500米以内,不会以外。我说,英雄所见略同,我要打的就是这。可上面给的点是1000米以外。我们报告了炮指,说明理由,副师长说,行。我决定了三个点,6个连一起给我干。隔了十分钟,又打第二次,妈的,没反应,前沿阵地观察说没动静,我不信,给我打照明弹,结果还是说什么也看不见。我想算他妈白打了,没情况,虚惊一场。指挥部下令睡觉,这是三点过,所有的部队都睡了。

 

   (实际情况:越军已进到我阵地前500米以内地段内。赵团长组织的两轮射击,准确地打在敌隐蔽的战斗队形中,两个营长当场被击毙,兵员死伤惨重。失去指挥的部队没有暴露,轻重伤员无一呻吟。倾刻,照明弹起,严密伪装的越军蜇伏如前,重伤员至死不动,纪律与素质令人瞠目。)

 

     赵扣斌团长的讲述有失实的成分,真要让所有的部队都睡了,那指挥部真是吃干饭的了。在对清水河以北越军可能展开的地域实施了第一次火力覆盖后,越军炮兵也迅速做出反映,于310分向那拉前沿的146号、169号、142号诸高地进行炮击,并向老山主峰前沿的1072高地零星炮击。330分,40师炮兵群实施第二次火力急袭,压制纵深越军炮兵。同时,41师炮兵向八里河东山方向的副34号高地前沿实施监视射击,以打乱越军的展开队形。3050分,越军炮兵再次向松毛岭至那拉方向的100号、116号、150号高地、634高地和纵深的南榔、船头地区进行炮击。14军炮兵立即还击,双方展开持续炮战。因阵地前密布地雷,无法前出侦察,加上夜暗、雾浓,不能观察,各前沿部队一直未发现越军步兵。实际上,这时越军已摸进到了阵地前300米处。

 

    505分,越军316174团的步兵分队首先接近119团在那拉地区的阵地前沿,小股特工已摸进部分前沿阵地堑壕,7.12大战突然打响。

 

    越军这次在老山至八里河的8公里正面上同时展开了步兵4个团另1个营和2个特工团兵力,平均每公里步兵1.5个营,在四个方向上实施了8路营级规模进攻。其中以316174团进攻那拉地区150号、169号、142号、145号高地方向(越方称为233高地和468高地);356876团进攻松毛岭662.6高地、634高地方向(越方称为772高地和685高地);356149团进攻老山主峰1072高地方向(越方称为1509高地);312141团在3132661个营协同下进攻八里河东山方向(越方称为1030高地);198特工团和821特工团分多路引导各方向步兵冲击。越军的主攻方向正在松毛岭和那拉地区的张又侠119团防区,使用了2个步兵团和特工1个营的兵力。在《中越战争秘录》中曾有这样一段描写:“那一天我的团(119团炮兵群)干进去了一万多发,到中午12点,2.5个基数全干光了。张友侠一听炮弹没了,两臂一摊,一下子背过气去。没了炮火封锁,他一个团怎么也挡不住越军6个团的冲击。。。。。。” 这段情节的文学色彩相当浓烈,绘声绘色,以致流传多年,影响甚广,成了许多人从此认识张又侠的一个标签。实际上,张又侠和119团面对的是越军2个加强步兵团冲击,并不是6个团。另外,当时前线炮兵使用的85加农炮和122榴弹炮的备弹量是2.5个基数,而82迫击炮和100迫击炮都有5个基数,130火箭炮有1.5个基数,师团库存弹药有0.5个基数,战斗中并未出现因炮弹不足导致压制不住敌人的问题。12日凌晨到上午的猛烈炮火已经把越军的攻势高锋打下去了,中午后大口径炮弹虽然出现短缺,但迫击炮弹充足,仍然严密封锁了前沿,并没有给越军以可乘之机。从后方抢运炮弹是在下午,主要是为了补充消耗,以利再战,当天晚上即恢复到战前的炮弹储备量。不管怎么说,越军此次进攻的规模之大、来势之猛都是对越10年坚守防御作战中空前绝后的。

 


0
关键字:
上一篇: 越战传奇刘粤军
下一篇:臧雷:浴火重生的岁月

评论排行榜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才招聘-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