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红德网 >> 人物 >> 军事 >> 浏览文章

越战传奇刘粤军

2016-11-06 11:06:13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20121024日,58岁的刘粤军中将由兰州军区参谋长晋升为兰州军区司令员,成为了中国七大军区中的主要军事主官之一。外界对刘粤军的解读是曾参加对越作战,是首任驻澳门部队司令员。众所周知,中国军队已在和平岁月中沉浸了20余年,现时战斗力究竟如何,殊难评价。那么,有过实战经验的高级将领,自然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而实际上,刘粤军是中国军界时任正大军区级以上高级将领中仅有的二名曾深入越南作过战的人之一。另一名是时任解放军总装备部部长的张又侠上将,1979对越作战时为1440118团连长,曾参加红河东岸进攻作战。

刘粤军,祖籍山东省荣成市桥头镇马井泊村,19549月出生于广东的一座军营里,因此取名粤军。其父刘义德,是建国前夕随四野大军南下的老军人,曾任41军政治部副主任。其母也是军人。刘粤军出生于典型的军人家庭,成为了那个年代众多的干部子弟之一。

19701月,赶着大批干部子弟参军的潮流,16岁的刘粤军也走入了军营。因为刘粤军的家庭背景,当时的部队领导想照顾他,让他学技术,当个技术兵。可是刘粤军不干,坚决要求当一名步兵。从新兵连出来后,刘粤军被分到了广州军区第41军步兵第123367团当了一名步兵。


123师在解放军中赫赫有名,是全军师级部队中唯一获得过2英雄团光荣称号的陆军师。367团前身是抗日战争中的八路军胶东第5支队第16, 为山东军区13个主力团之一。解放战争中相继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第1234团、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第1234团、第四野战军第41123367团。曾经参加过新开岭、四保临江、千里风雪奔袭辽南等战役战斗。在举世闻名的辽沈战役塔山阻击战中, 1234团挡住了国民党东进兵团62师、第8师和独立95师等部队的轮番冲击,于战后荣获塔山英雄团称号。刘粤军能够加入英雄部队,已经预示了未来的人生际遇。

刚参军时的刘粤军,身高167厘米,体重只有97斤。部队搞野营拉练时,刘粤军全身披挂,足有560斤,结果一路行军时跌跌撞撞,经常摔跤。有一次连队负重爬山,刘粤军一天摔了40多跤,到最后摔到地上就不想再起来了。第二天早晨打背包时,副班长悄悄地把刘粤军的东西打进自己的背包里,只给他留下一些较轻的行李。可是,这名副班长的个头比刘粤军还小。这件事给刘粤军留下的印象很深,直到多年以后还会深情地忆起。

刘粤军虽然是干部子弟,但因为从小受到严格的家庭教育,加上个人的品格素养,使得他的身上没有常见的干部子弟那些高傲自大、瞧不起工农子弟、作风拖拉、不可一世的坏习气。刘粤军并不以自己的出身为傲,没有架子,平时愿意和工农子弟打成一片。他在日常的训练中非常刻苦,好学深思,进步也很快。197312月,刘粤军被提升为排长。10个月后,刘粤军又被提升为36724连连长。

当上连长不久,一次搞实弹投掷训练,一名新战士由于紧张,拉了弦的手榴弹没有投出去,而是扔在了自己身边。同一个掩体里的刘粤军一把拉过这名新战士,大喝一声卧倒!,同时迅速捡起手榴弹就扔了出去。手榴弹在掩体4米外爆炸,一起险情排除了。当时,刘粤军没有立即命令这名新战士下场,而是让他稳定情绪后,继续进行实弹投掷训练。很多人不理解,认为这样太危险。刘粤军在后来说:如果在这个时候让他下场,他有可能再也不敢投弹了,上了战场怎么办呢?作为一个指挥员,要从内心深处为战士着想,对部队负责。因为这次排除事故的英勇行为,刘粤军有生以来第一次立了一个三等功。

刘粤军在连长岗位上一干就是5年多。长期的部队基层生活,使刘粤军对士兵、对下级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在日常管理和训练中对战士们要求严格,在平时生活中又多有关心爱护。爱兵如子,这一古代名将之操,在刘粤军身上得到了清晰的体现。刘粤军对自己也是高标准、严要求,身体力行、以身作则。经过多年苦练,刘粤军的单兵技、战术动作敏捷、娴熟,即使在夜间目标射击、恶劣气候和运动目标的瞄准射击等复杂环境下,仍然反应快,出枪快,击发快,命中率高。他能够熟练使用从连属到营属的各种武器,从轻重机枪、40火箭筒到60炮、82无坐力炮、82迫击炮等武器,会教学,能示范,拿得起,打得准,技术非常过硬。在连、排战术的训练中,刘粤军对假想敌和战场上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反应机敏,判断准确,指挥若定,用兵果断,已经具备了一名优秀指挥员的基本素质。

锥处囊中,难掩头角铮铮。而真实的战场,才是军人的试金石。19792月爆发的对越自卫还击战,让刘粤军初显英雄本色。

1979对越作战的主战场在东线广西方向,第41军多年常驻广西,在自己的家门口作战,全军上下已是摩拳擦掌。按照广州军区前指下达的作战命令,由第41军及配属部队组成北集团,从高平北侧实施主攻。对越作战打响后,第123师奉命配属数量较多的装甲兵,向高平西侧的扣屯地区实施内层穿插迂回,切断高平越军退路并阻击原平、太原越军增援,协同南集团全歼高平之敌。367团为全师的穿插先锋,配属第41军坦克团的162坦克营和广州军区独立坦克团的1个水陆坦克营,共有各种履带式车辆56辆,在军、师炮火支援下发起穿插。


为确保首战必胜,123师派出政委王政和部分师级干部,与367团指挥人员共同组成师、团前指,指挥由刘粤军所在的3672营并加强部分炮兵、机枪、防化、侦察、喷火分队组成的穿插先遣队,搭乘配属的坦克和装甲车,向扣屯地区发起穿插,预定于总攻发起后7小时插到扣屯地区;367团主力、师基本指挥所和369团随后跟进。

扣屯是一个小村寨,位于高平以西约6公里的公路交叉口,扼守高平南去太原和西去原平的咽喉要道。扣屯属于丘陵地带,山高在250米左右,山上杂草丛生,灌木较多。扣屯西侧2公里处有一个312高地,是这片地区的制高点。从国境到扣屯的穿插路线全程约90公里,沿途峡谷林立,崎岖弯多,道路两侧草深林密,多水网稻田,越军还设置了很多火力点,对于穿插部队的机动十分不利。

19792171215分,123师穿插先遣队沿工兵部队抢修完成的急造军路杀出国境。因为道路狭窄难行,沿途受到越军零星的骚扰阻滞,加上部分坦克发生故障和淤陷阻塞道路,不断有步兵和坦克掉队。穿插发起后近6个小时,穿插先遣队才开进27公里,于傍晚18时到达越南通农县城以北地域。这时已有662式坦克、全部的水陆坦克及所搭载的步兵掉队。穿插先遣队奉41军前指命令在此组织临时防御,等候掉队的步兵和坦克,已无法按时完成穿插任务。


在通农集结休息了5个小时后,17日夜2330分,41军前指发来命令,要穿插先遣队继续沿公路向河安、扣屯地区前进。此时掉队的部分坦克、2营一部和团主力还没赶上来。18130分,师、团前指决定不再等待,以4连为前卫,后面序列为5连、6连,搭乘坦克由通农出发,向东沿经玛班、安乐、河安至高平的简易公路连夜前进。

过了通农后,沿路出现了小股越军的火力阻击。2个坦克连奉命前出进行火力警戒,掩护穿插先遣队继续前进。路上还遇到友邻121师部分走错路的部队,与穿插先遣队混杂而行,行军速度难以加快。到了18日早晨6时许,刘粤军率前卫4连搭乘坦克已进到了离扣旺不远的沟里桥,突遭公路南侧沟里村及东侧无名高地的越军火力猛射。先头2辆坦克冲过沟里桥后,跟在后面的运动保障队的推土机中弹失去控制,将桥头堵塞,后面的坦克无法前进。刘粤军当即跳下坦克进行观察,发现沟里村中约有越军2个班,东侧无名高地约有越军1个班,正在开火阻击穿插先遣队前进。刘粤军立即将情况用步谈机报告给营指挥所。营长命令4连派1个排消灭拦路之敌。刘粤军指挥1排长率2个班跳下坦克,展开小群多路的战斗队形,向越军控制的东侧无名高地进行迂回攻击。后续坦克则冲下公路在两侧稻田展开,以火力支援步兵进攻。经过近2小时的战斗,攻占东侧无名高地,击毙越军9人,俘虏6人,其余10余名越军四散逃走。4连牺牲2人,负伤1人。随后坦克上前将损毁的推土机推下桥,清开通道,团长、营长率领4连搭乘坦克继续向前穿插。

为了抢时间,4连没有留下兵力占领沟里村和东侧无名高地。在4连通过后,越军重又占领了东侧无名高地,阻击后续到来的5连。5连一部与越军在东侧无名高地激战,先头部队继续进至扣旺东南侧时,又与越军在310高地发生战斗。因5连携带的步谈机发生故障,无法与营指取得联系,加上附近越军不断骚扰,5连在攻占310高地东北山背后就地组织防御。5连后面的6连在到达龙万地区时,也与附近越军发生缠斗,就地组织防御停止了前进。这样,先头的4连与营主力已拉开了距离。

9时许,4连搭乘坦克已越过河安县城,接近打兰地区。走在先头进行警戒的是2个坦克连,团长、营长、刘粤军率4连一部及加强的火器分队共80余人搭乘1个坦克连跟在后面。刘粤军在坦克上用望远镜向前方观察,发现远处有一辆载着几十名越军的解放牌卡车向打兰方向飞驰。快到打兰村时,越军纷纷跳下卡车,往打兰村和旁边的竹林里钻。刘粤军立即命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因坦克之间距离拉得较远,先头2个坦克连已沿公路进至打兰村西侧。当坦克经村旁竹林沿公路拐弯时,突然遭到打兰村中射出的火箭弹攻击。除前面7辆坦克快速冲过了打兰村外,后面的坦克很快被击毁4辆,击伤2辆,坦克营长也中弹负伤。见先头坦克遭到袭击,团长、营长立即命令4连下车展开。经过观察,发现打兰村中有越军56个火力点,村东无名高地有230名越军,似乎就是刚才下车的那股越军。营长马上和刘粤军进行商量,迅速制订出了战斗方案:以2挺重机枪进行火力掩护,60炮班的2门炮压制打兰村中及村东无名高地的越军火力,4连出动3个班从公路南侧迂回到打兰村东南侧发起攻击,夺占打兰村,扭转形势。在坦克和火力分队的支援下,步兵迅速向敌迂回,分三路冲入村内。经过激烈争夺,攻占了打兰村,毙敌26人,俘敌1人,击毁越军卡车2辆,自己牺牲6人。


这时,村东无名高地的越军仍向4连射击。因放置无线电台的水陆坦克掉队,师、团前指无法与前方的团长、营长、4连及后方的师基指联系,只能通过坦克团电台与41军前指联络,而营长与隔断的各连也联系不上。由于后续部队尚未到达,电台联络又不通,团长命令4连及坦克分队就地组织防御,自己和作训股长搭乘一辆坦克返回师、团前指报告情况。师、团前指得知4连在打兰遭敌伏击的情况后,经上报41军前指后决定,将先头部队及坦克分队撤回,在安乐西侧地区组织防御,部署新的作战方案。

下午14时许,团副参谋长和作训股长赶到打兰村,向营长传达了师、团前指的命令。营长立即向刘粤军交代任务,组织部队收拢回撤。刘粤军命令9班长邓达平率本班留在打兰村中警戒,掩护全连安全回撤。随后收拢其他各班及火力分队,带上受伤的战友和烈士遗体,于16时撤出了打兰村,沿公路交替掩护回撤。4连撤走后,村东山上的越军下来包围了打兰村。邓达平率全班战士与敌浴血奋战,为保存力量,他命令副班长带领其他战士转移,自己留下掩护,最后拉响手榴弹与冲上来的越军同归于尽。先头冲过打兰的7辆坦克已进至距扣屯只有约5公里的无道地区,后也接令回撤,在经过打兰村时又遭越军火力打击,被击毁击伤坦克各1辆。至晚19时,穿插先遣队全部回撤至安乐西侧无名高地组织防御。

打兰一战,坦克1营被击毁坦克5辆,击伤3辆,损失惨重。而穿插先遣队本已行进了70多公里,接近扣屯,接令后又撤回了20多公里,这一折腾时间就白白延误了。123师于总攻2天后仍然没有穿插到位,这时高平越军已经判断出了中国军队的穿插包围意图,一面组织层层阻击和袭扰,一面开始将部分越军和地方机关沿扣屯公路后撤。至此,123师内层迂回切断高平越军退路的战役企图已经失败。

18日晚23时,师、团前指接到41军前指命令,因上级通报太原越军会大举北援,即令穿插先遣队兵分两路,以步兵沿田间小路迅速隐蔽地向扣屯地区穿插,抢占有利地形,阻击太原援军;坦克分队仍继续沿公路推进。师、团前指迅速召集各分队指挥员开会,决定师、团前指率2营及火器分队一部徒步走小路,坦克分队和部分火器分队继续走大路,并明确了各分队的任务。


19凌晨日2时,2营按5连、营指、6连、师团前指、配属的1营炮连、4连的顺序,开始徒步越野穿插。路线是经托台、波润、郭来、葵非、北朗、班克、波列至扣屯西侧的312高地。沿途多是乡间土路,河溪纵横,水稻田密布,泥泞难行。再加上还有零星越军射击,前进速度比较缓慢。2营指战员连续穿插作战2天,随身携带的干粮已经吃光,后方补给又跟不上,只好寻食路边的野青叶子和青草充饥。在托台两侧、郭来山垭口、那仍桥头、葵非村地区都遇到越军阻击,2营或是留少数兵力牵制敌人,主力继续穿插,或是展开部队坚决打过去。刘粤军率4连断后,身先士卒,坚决阻击敌人,没有让一个战士掉队。


下午14时,2营进至北朗地区,遭到前面占据北朗西侧、南侧石山的2个排越军猛烈阻击,后侧那仍、葵非附近石山上越军的高射机枪也向2营猛射。因越军火力猛烈,2营的行军纵队被弹雨割开了几段,团长也负了伤,部队无法前进。危急关头,师、团前指根据敌情、地形迅速决策,集中5连、6连的部分兵力,猛打猛冲,从越军防守薄弱的北朗东侧山垭口杀出了一条路,掩护营主力突围。师、团前指经山垭口插到了北朗东侧无名高地,这时跟上来的只有5连、6连部分人员,1炮连和4连被隔断在了后面。师、团前指将部队展开占据两侧高地,以火力牵制周围山头的越军,掩护后续部队突围。到了1730分,4连主力冲了过来,1营炮连还没有跟上,刘粤军率4连部分人员在后边掩护1营炮连突围。

18时,师、团前指率领4连、5连、6连部分人员及加强分队共600余人进至玛关西南无名高地西南侧。当时前指人员错判地图,以为这里就是312高地,于是就地开设指挥所,组织防御,等待后续分队,并向军、师指报告已进到扣屯西侧无名高地和312高地。因1营炮连前进困难,营长又率56连部分人员带重机枪、无坐力炮返回接应,直到晚上21时才将1营炮连和刘粤军等人接应出来。但因携带的伤员、烈士较多,又无担架,营长率各分队占领有利地形,当夜停止前进,组织防御,制作担架。师、团前指后来发现错判了位置,又迟迟等不到营长和后续分队跟上来,为了不延误穿插任务,遂于当夜2340分率领4连主力和其他各连队一部共300余人,先行沿班克、波列一带继续向扣屯方向穿插。

   
师、团前指率先头部队一路忍饥耐渴,星夜兼程,涉水过河,衣装湿透,沿途克服小股越军和特工队的袭扰,终于在220日早晨5时占领了扣屯西侧的312高地。至此,从安乐地区出发算起,2营先头部队共徒步兼程43公里,历时27个小时。师、团前指随即指挥部队,于弹少粮尽的困难情况下在312高地周围展开防御。20日拂晓,从高平方向沿公路开来2辆越军卡车。坚守312高地的4连果断开火,击毁越军卡车1辆,毙敌3名,余敌逃窜。从上午7时到12时,越军又以从班到排的兵力从西南侧向312高地发动了2次进攻。4连协同右侧无名高地上的5连坚决阻击将越军击退,毙、俘越军10余名。
  
20日拂晓,营长率各建制部分人员从北朗东侧无名高地东侧出发,抬着烈士、伤员追赶师、团前指。中午12时,进至班克附近,遇到123师侦察科长前来求救。原来,123师的李德元副师长率师侦察大队,奉命于总攻发起前秘密出境,向扣屯地区穿插,尔后依托周边有利地形组织防御,配合军主力围歼高平之敌。由于穿插路线地形复杂难行,侦察大队各部逐渐走散。20日早晨,李副师长率师侦察2连穿插至无道地区时遭遇越军突然袭击。因地形不利,侦察2连被越军火力压在公路上,伤亡很大,部队被打散,攻又攻不上,撤又撤不下。李副师长已身负重伤,滚倒在一个排水沟里,情况非常危急。侦察科长在混乱中冲出来求救。


营长当机立断,指挥所率2营序列中的56连及火器分队各一部转头向东插向无道地区。接近无道地区时,先头5连被越军火力封锁在一片开阔地前。营长命令5连以火力牵制越军,刘粤军和6连连长王化民率6连一部冲过封锁线接近无道村。刘粤军和王化民分析了一下地形和敌情,发现越军的火力点主要分布在河岸周围,以火力封锁对面的公路。他们决定兵分两路,王化民指挥62排攻击附近的制高点无名高地,然后以火力压制河岸上的越军;刘粤军带1排从无道村边迂回向公路接近,抢救李副师长。王化民命令45班进行火力掩护,6班带1挺重机枪和1具火箭筒发起冲击,夺占了无名高地的第一道堑壕。随后6班依托既得阵地以火力压制越军,王化民指挥45班乘胜发起攻击,将无名高地攻占。刘粤军趁机带领1排从侧翼绕过无道村迂回接近公路,打掉了越军一个火力点,占领了公路边的堑壕。然后1排长曾益邦带领4名战士从3米多高处跳下公路进行营救。周围河岸上的越军发现有人前来救援,立即集火压制公路,曾益邦等5人先后中弹伤亡。无名高地上的6班立即用火力向越军反压制,王化民又命令2排长阮展瑞带领10余名战士前往公路支援。这时,刘粤军指挥5名战士再次跳上公路抢救李副师长,又相继在越军火力下伤亡。越军组织了约1个排兵力从河岸向公路附近发起反冲击,王化民命令6连各部以火力进行压制,将越军击退。

此时,阮展瑞带着10余名战士已经接近公路边的堑壕,与刘粤军等人会合。二人经过商量,决定分头行动。刘粤军调来2挺重机枪、3挺轻机枪和160炮,集中火力压制越军在河岸周围的火力点。刘粤军亲自操纵1挺重机枪,上穿甲燃烧弹猛射,打着了河岸边的4栋越军草房火力点。越军从草房中钻出来乱跑,刘粤军指挥轻重火器一齐射击,打得越军乱作一团,各火力点先后停止了射击。阮展瑞抓住机会,指挥1个班战士一个一个跳下公路,隐蔽在路边准备接应。自己带着1个战斗小组也跳下公路,隐蔽向李副师长受伤的位置爬行接近。阮展瑞先是发现了负伤的曾益邦,背着他匍匐返回。刘粤军叫人从堑壕上扔下几条腰带,阮展瑞将曾益邦捆在腰带上,和3名战士在下面托,刘粤军等人从上面拉,把曾益邦拖了上去。随后阮展瑞让几名战士隐蔽,自己再次匍匐前进30余米,接近了在路边排水沟中的李副师长。阮展瑞与附近的一名侦察连班长一起,一个拉一个顶,在狭窄的排水沟中拖着李副师长向回返。河岸上的越军发现又有人上公路救援,再次用火力向这边扫射。李副师长这时已流血过多昏迷过去,无法拖动。刘粤军等人从堑壕上边再次抛下几条腰带,但是阮展瑞和侦察班长体力消耗太大,拉不动李副师长的身体。危急关头,阮展瑞发现对面公路边的竹丛下有一辆木板车。他冒着越军的弹雨迅速跑过公路,拉上木板车又跑回来。然后与侦察班长将李副师长抬上车,拉着车沿公路向回猛跑。越军的子弹追着他们打,却奇迹般的没有伤到他们。恰在此时,营长派5连赶上来接应,正好遇到阮展瑞等人,护送他们回到了6连阵地。随后,刘粤军、王化民等人指挥5连、6连交替掩护回撤,脱离越军火力控制地域,与营长率领的部分人员会合,已经是下午16时多了。营长将各部撤出战斗,继续向扣屯穿插。当晚19时,终于进到312高地,与师、团前指会合。

在这次营救李副师长的战斗中,刘粤军的表现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目击战斗的一名侦察排长如此描述道:“4连的刘粤军连长最为勇猛,他右手提着一支冲锋枪,上衣扎在裤腰里,利用上衣的空隙揣着几个装满子弹的弹匣,那姿势确使敌人风丧胆!而刘粤军并不独此战如此,在穿插扣屯的一路艰难苦战中,不论是打先锋,还是断后掩护,他都是勇往直前。2营炮兵连的一名排长在战后回忆说:我们看到4连连长刘粤军手端冲锋枪,腰间带着对讲机一边不停的下达命令指挥战斗,一边不时的在田野上奔跑着,跳跃着,生死不顾,横冲直闯的勇敢战斗。

如此鲜活的形象,正是刘粤军的战斗风格。

师、团前指率2营徒步插到扣屯,走公路的坦克分队与火器分队一部却遭到越军阻击,未能突破,后转而配合师主力攻歼河安地区越军。

师、团前指指挥2营在312高地周围组织防御,准备阻击高平之敌逃跑和原平、太原之敌增援。当时全营已断粮3天,又有群众纪律而不能骚扰越南老百姓,只好在山上挖些地瓜、木署充饥。2月的越北,夜间非常寒冷。2营官兵们衣着单薄,守在阵地内的掩体里,都冻得瑟瑟发抖。有2名越军特工于深夜潜入4连阵地,企图袭击指挥人员。刘粤军带领战士们迅速反击,将一名越军俘获,另一名越军趁夜色逃跑。

22日上午9时许,2营教导员带领1个排兵力攻占了扣屯西侧班俊附近的越军弹药库和粮食仓库,缴获粮食万余斤和弹药、物资一批,部队终于得到了粮弹补充,缓解了断粮缺弹的危机。中午左右,外层穿插的121师派人进到312高地,,与师、团前指取得了联系。随后,3672营与陆续进至扣屯的121师各部形成统一防御,将高平以西的通道牢牢锁住。从23日到27日,3672营连续打退越军的5次夜袭,毙敌40余人,俘敌8人。因原平、太原方向的越军终于没敢大股来援,3672营胜利完成了阻击援敌的任务。在高平被友邻部队攻克后,2营于27日奉命返回河安地区归还123师建制。


从出境到扣屯,3672营搭乘坦克行进47公里,徒步43公里,共行进90公里,历时79小时。沿路大小战斗20余次,击毙越军169人,俘敌31人,缴获各种枪支56支(挺、具)及军需物资、粮食一批。穿插先遣队牺牲23人,负伤56人,损毁坦克10余辆、推土机1辆。战后,36726连被中央军委授予穿插英雄连荣誉称号。

回到河安归建后,经过一天的休整补充,3672营又和兄弟部队一起,在师的统一指挥下前往那怀以北、以东山区清剿残敌,直到撤军回国。

1979对越作战中,刘粤军经受了实战锻炼,表现优秀,于战后荣立二等功。

回国后,因为军事素质出色,19797月,刘粤军被任命为367团司令部作训股股长,负责部队的平时训练。19806月,刘粤军又被提升为营长。这年夏天,为应对中越边境紧张的战备形势,提高干部军政素质,广州军区命令各师组建干部军事培训大队。刘粤军被抽调到师培训大队训练学习,担任了教练班长。在4个月的学习训练期间,刘粤军以身作则,成绩优异,进一步提高了自身的军政素质。

从师培训大队学习归来半年后,刘粤军升为367团参谋长,参加了支援收复法卡山作战的军事行动。19877月,刘粤军升为第41集团军步兵第123367团团长,成为了塔山英雄团的军事主官。从19896月到19994月的10年中,刘粤军陆续升任第41集团军步兵第121师参谋长、副师长、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深圳基地主任、第121师师长、第123师师长、第41集团军参谋长等职。

1998年夏天,长江、珠江、嫩江、松花江流域相继爆发特大洪水,举国震惊。中央军委先后调动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共36万多人投入抗洪抢险,这是解放军在和平年代调动部队规模最大的一次非战争行动。刘粤军当时担任第41集团军步兵第123师师长,奉命率部队赶往洞庭湖区抢险救灾。刘粤军后来回忆说:受命后一个半小时,我们就发出了第一趟专列,比预定时间提前8个小时到达了指定地点,正赶上第六次洪峰来临的危急关头。经过一个月的奋力苦战,洪水终于消退。刘粤军带领肩膀磨破、脚掌泡烂的全师官兵准备撤离灾区时,当地几十万群众夹道欢送,像解放战争年代时一样拿出自家的食品、用品慰劳抢险部队,情景非常动人。在这次98大抗洪中,刘粤军当过师长的第41集团军步兵第121师还涌现出了一名新时期英雄战士李向群烈士,成为全军8名挂像英模之一。


19994月,刘粤军被任命为解放军驻澳门部队司令员。当年1220日中午12时整,解放军驻澳门部队乘坐70多台装甲车、运输车、特种车辆缓缓驶出珠海拱北口岸,进入澳门。刘粤军肃立于指挥车上,行着军礼,在数万澳门市民的夹道欢迎下徐徐前进。几个世纪以来,中国军队第一次踏上了澳门的土地,去行使自己的国家主权。


19997月,刘粤军被晋升为少将军衔。

20019月,刘粤军进入解放军国防大学基本系军职干部第21期指挥员班学习。

20022月,刘粤军升任第42集团军军长。

20076月,刘粤军跨大军区交流至兰州军区担任军区参谋长。

20087月,刘粤军被晋升为中将军衔。

201210月,刘粤军被任命为兰州军区司令员,成为中国军界的新一代翘楚。


据军界知情者称,刘粤军属于思考型、稳健型将领,非军界鹰派人物。

刘粤军曾服役19年的老部队塔山英雄团,现为广州军区第41集团军机械化步兵第123367团,为重装机械化步兵团。如今仍驻守广西,装备精良,时刻牵动着老对手越南军队的心弦。

 


0
关键字: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将门虎子:张又侠的越战传奇

评论排行榜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才招聘-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