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红德网 >> 智库 >> 智库 >> 浏览文章

三星堆最新判读(2):帝国之都,记载了女儿国的似水柔情

2020-04-30 17:03:4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三星堆最新判读(2):帝国之都,记载了女儿国的似水柔情


几点说明


第一篇文章发表后,针对大家的留言和关切,特做如下说明:

1、我前面说过,我这次只是以一个智库专家的角度,针对目前三星堆研究中出现的问题和遇到的难题,做出一些基本的判断和解读,提出一些意见和建议,希望找到一些可行的研究方法,帮助大家开拓思维,最后促进三星堆研究的大发展,增强民族文化自信。这就是我的唯一目的,所以我不想板起面孔写成论文,就只想轻松愉快的和大家交流。

2、这个系列的文章就是针对目前三星堆研究中出现的问题和难题来写,里面哪些是可以下结论的,哪些是还存在争论的,我都会一一写出来。主要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

(1)对三星堆的文化来源和承接关系做出判读。就是要解决三星堆从哪里来的问题,就是要告诉大家三星堆的文化来源和承接关系远比其他遗址更为清晰,更为明白无误。三星堆不是外星人更不是外国人创造的,它就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创造的,它就是我们的老祖宗。

(2)对三星堆的文化性质做出判读。就是要解决三星堆到底是一个什么性质的文化遗址?它在中国历史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3)对三星堆的文化风格做出判读。就是要解决目前大家最为关心的青铜人像的判读问题。这些青铜人像到底是谁?他们为什么看上去这么奇怪?

(4)对三星堆的文化消亡做出判读。主要就是要解决目前挖掘出来的一二号器物坑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坑的问题。

3、在研究方法上,因为三星堆这样年代久远水平很高风格独特的文化遗址,很难做横向比较,所以我建议以碳14测定为主,尽量少做一些主观判断,不能为了比较而比较。同时鉴于当年在“夏商周断代工程”中成功引入天文学相关理论,研究取得了积极的效果;所以我建议在三星堆这样关系到中华文明溯源工程上,完全可以借鉴和引入分子人类学的相关理论和成果,说不定会取得一个比较好的效果。我们的专家学者不能只在古籍善本里寻章摘句,更要注意吸收新兴学科的知识营养。至少在我的研究中,分子人类学完全印证了中华文明相关来源的传说,也证实了相关史实的准确性。这个以后我会专门开文介绍。

4、因为很多朋友反映说文章读起来比较专业,实在是比较吃力。这可能是我当初考虑不周,只想到了面向比较专业的读者,没有想到还有更多的读者这么喜欢三星堆。所以我决定在这个判读系列(共四篇文章)后再做一个系列,对大家关心的一些问题再做详细讲解,相当于在这个专业版的后面,再做一个普及版。所以欢迎大家留言交流。

5、这次主要是讲三星堆,关于《山海经》这些要放到后面去了,大家可以耐心等等。其实,只要把三星堆弄明白了,《山海经》也就差不多明白了。因为《山海经》就是在三星堆完成的。

以下正文。

三星堆最新判读(2):帝国之都,记载了女儿国的似水柔情


关于三星堆文化性质的判读


三星堆到底是什么?

三星堆就是夏都,就是夏文化的中心,也是夏文化的巅峰。

对于这一点,我个人认为,这个也是可以下结论的。我们要在这一点上早下结论,这样可以有助于我们的研究人员开展更为具体针对性更强的工作。

1、从碳14测定看

1996年5月,“夏商周断代工程”作为国家“九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正式启动。作为“断代工程”的阶段性成果,2000年11月9日在北京正式公布《夏商周年表》。

虽然很多专家对《夏商周年表》的精确性有所争论,包括我个人也认为《夏商周年表》有可能存在100年左右的误差,至少里面的夏代年表有可能还要再提前100年左右。在《夏商周年表》里,夏代的年表是公元前1600—公元前2070年。我个人认为:将夏代的年表定在公元前1600—2170年可能更准确一些,这样与现在考古的成果以及国外的研究成果更加吻合一些。这个我们以后再专门讨论交流。

但总体来说,我还是认为:《夏商周年表》做为断代工程的阶段性成果,总体上还是可靠的,还是值得我们信赖的。

根据碳14测定,三星堆遗址年代距今3600—4800年,正好符合《夏商周年表》里的夏代年表时间。

研究三星堆,要注意四个重要时间节点,所以我将三星堆划分为四个文化期,这可能与考古的文化期划分有所不同,请大家注意。

(1)在距今4800年前后,三星堆开始筑城。这个应该就是岷山文化集团迁移到三星堆的时间点。

(2)在距今4500-4800年,黄帝带领蜀山文化集团与岷山文化集团在成都平原发生碰撞并融合,蜀山集团征服了岷山集团。

但要注意的是,很大可能黄帝此时并没有以三星堆为都。也许对黄帝和蜀山集团来说,此时的三星堆只是一个庞大的母系资源基地而已。包括后来颛顼、帝喾和尧,应该都是以宝墩文化为都。这可能也是宝墩文化繁荣于距今4200—4500年的原因。至于舜,更大可能是在四川盆地外建都。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一直到后来的秦朝,几乎历朝历代建都的首要原则就是建在自己熟悉的地盘上,没有看到跑到别人地盘上去建都的。这可能与当时军阀割据一方各地诸侯相对独立的特点有关。

(3)在距今4200年左右,出生在汶川的大禹,虽然也是黄帝的子孙,但他更多的是依靠母亲这边岷山集团的支持,以及老婆那边巴国的支持。于是大禹就正式以三星堆为都,后来夏启继之。在父子两人的联手推动下,三星堆终于达到文化的巅峰。这个时间点,刚好也是碳14测定的西城墙的最后筑城时间。大禹父子两人以三星堆为都后,就开始大兴土木,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为壮观的城墙,光城墙地基就有40米宽。

(4)在距今3600年前后,商灭夏,三星堆大规模被毁,部分持续到商末周初。

三星堆最新判读(2):帝国之都,记载了女儿国的似水柔情


2、从分子人类学上看

三星堆真正的精彩,不只是后来大禹父子的贡献,更应该有蜀山集团与岷山集团的史诗碰撞。三星堆是两大集团碰撞后的第一个成果,这也是后来中华文明蓬勃发展的基础。所以我们在歌颂蜀山集团那无比蓬勃的男性雄风的时候,也千万不要忘记岷山集团女儿国那似水的柔情。

正是因为在距今4500—4800年时间,两大集团在成都平原发生碰撞并融合后,蜀山集团获到了岷山集团那庞大而优异的母系资源,人口数量急剧膨胀,人口质量迅速提高,为黄帝后来逐鹿中原开创华夏基业奠定了最为坚实的基础。

在这里,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分子人类学的相关知识和成果,这样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作为华夏子孙,我们是从哪里来,我们将回哪里去。因为,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不要忘记自己身上那流淌着的高贵血脉。

分子人类学是人类学的一个分支,主要利用人类基因组的分子分析以及DNA遗传信息来分析人类起源、民族演化、古代社会文化结构等多方面多层次的问题,是一门新兴交叉学科。

我认为:分子人类学的兴起,将对中国传统的历史文化研究方式带来震撼冲击,将让我们重新认识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的真实起源。蜀山和岷山将比长江和黄河更加伟大。我们的血脉不但更加纯正,而且更加高贵。我们华夏民族不但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而且也将是蜀山传人和岷山传人。

我相信,历史必将证明这一点。

三星堆最新判读(2):帝国之都,记载了女儿国的似水柔情

基因图谱年表

目前中国的分子人类学研究主要有两大成果。一个就是确定华夏民族属于O系种族(黄种人)的来源,还有一个就是确定华夏民族主要来自新石器时期的三位超级“父亲”。简单点说,主要就是研究各类碰撞和融合,网称啪啪啪。

第一次碰撞是在4—5万年前,正是蜀山为王的时期。在这个期间,O系种族(黄种人)从南向北,在中国大地上一路横扫,最后赶跑了小黑矮人和棕色人,并掠夺了他们的母系资源,占领了华夏大地。

在这里面,O系种族里又分为三个集团,包括O1、O2、O3三个集团。其中O1集团东南沿海北上,最后形成了以浙江(良渚文化)为中心的百越集团;O2集团沿广西广东一路北上,最后形成了以江西为中心的三苗集团(瑶族苗族等);主力集团O3则从云南北上进入四川盆地,最后形成蜀山集团。

大概在1—1.2万年前,因为史前大洪水和可能星际战争,三大集团都遭到灭顶之灾。因为地处盆地,蜀山集团损失更是严重,精锐几乎损失殆尽。这个时候,各地相继进入母系社会的兴盛时期。

第二次大碰撞发生在伏羲时期,蜀山重新崛起,率先进入父系社会。

伏羲带领O3集团出川东征,不但与北方的女娲母系部落发生碰撞,而且还与中原及南方的母系部落发生碰撞。在此期间,为了争夺地盘和母系资源,O3集团还与北上的O1集团和O2集团发生冲突。

最后伏羲的O3集团首先在北方与女娲集团碰撞成功,形成了Oγ(女娲集团);然后又在中原一带击退O1和O2集团,和中原及部分南方的母系部落碰撞成功,形成了分子人类学上的Oβ(炎帝集团);两个新兴的Oβ集团和Oγ集团,与留在四川盆地的Oα(蜀山集团)一起,共同形成了我们现在汉族男人的主体O3系。这就是我说过的种族基因的优势,因为我们是世界上最为纯正的种族,它来自蜀山,来自那个中华民族最为伟大的男人—伏羲。

第三次碰撞就是黄帝带领蜀山集团先在成都平原与岷山集团碰撞后,利用岷山集团庞大而优异的母系资源,以三星堆为前进基地,人口数量和质量迅速得以提高,集团实力迅速增强。

这个时候,原属O2集团的蚩尤联合O1集团重新北上,企图从炎帝集团手中抢走了同属O3系的女娲集团,并成立了一个东夷集团。女娲集团不得不退居北方,来到大草原和辽河平原,形成红山文化集团。而距离最近的O3系炎帝集团,对此却无能为力,毫无作为。

于是血气方刚的黄帝决定带领蜀山集团东征,准备和炎帝集团联手攻打蚩尤的东夷集团。没有想到,炎帝却打起了退堂鼓,激怒了黄帝。于是黄帝在阪泉之战中击败炎帝,彻底吞并了炎帝集团,然后继续东征,最后杀了O2集团的蚩尤和夸父等人,不但救回了被掠夺的部分女娲集团,而且还强行占领了蚩尤留下的东夷集团资源,最后形成了一个以O3系为主体的华夏族。黄帝最后派遣自己的大儿子玄嚣驻于山东穷桑,是为少昊。

蚩尤和夸父被杀后,残存的O1集团和O2集团则纷纷逃回南方,但在后来的日子里,一直遭到O3集团的追杀。到舜和大禹的时候,大禹更是直接就灭了三苗集团。到了秦皇汉武时期, O3集团仍在继续南下追杀原O1集团和O2集团,也就是后来的南越集团。最终形成了现在的O1集团占10%、O2集团占9%;而O3集团则占了几乎80%的局面。

这就是分子人类学的一个成果。所以,我要说的是,我们现在华夏民族的子孙都应该是蜀山的传人。

至于O3集团里的那三个所谓的新石器的“超级父亲”,根据时间表,我认为其对应的就是伏羲、炎帝和黄帝,就是我们的老祖宗。

作为蜀山的传人,有一个重要特征和功能,那是其他种族根本就不具备的,这就是我们血脉里的高贵。可能的话,以后我会告诉大家,因为这是蜀山的最高机密。

三星堆最新判读(2):帝国之都,记载了女儿国的似水柔情


3、从出土规模与形制上看

我认为:仅从出土规模和形制上看,三星堆就是夏都。这一点也可以下结论。

2016年1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正式公布:在三星堆青关山遗址发现一段北城墙,与之前发现的东西南三道城墙合围,三星堆正式成为一个完整的城。根据计算,三星堆古城区范围在3.5平方公里,也就是350万平米。大家一定要注意,这只是城区面积,不是遗址面积,是没有计算城乡结合部面积的。

与同时期的其他遗址比较:

石峁遗址:距今3900—4200年,面积425万平方米;

三星堆:距今3600—4800年,面积350万平米;

良渚遗址:距今4300—5300年,面积300万平方米;

二里头遗址:距今3500—3800年,面积300万平方米;

宝墩遗址:距今4200—4500年,面积283万平方米;

陶寺遗址:距今3900—4200年,面积280万平方米。

我们可以看出,仅从遗址规模上看,三星堆在当时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超级城市,常居人口数量可能高达1-2万人。

最让人瞩目的是由月亮湾城墙、真武宫城墙、青关山城墙和西城墙北段这四段城墙合围成一个小城,即月亮湾小城,面积高达46万平方米,很大可能就是当时三星堆的宫城。这又是一个什么概念呢?

大家比较熟悉故宫,作为明清两朝的宫城,故宫的占地面积是72万平方米。现在三星堆的宫城面积是46万平方米,相当于故宫面积的64%,那是相当的实力了。

三星堆最新判读(2):帝国之都,记载了女儿国的似水柔情

轮状太阳器

4、相关史料记载

现在公认的夏都叫阳城。

因为在字意上出现分歧,有些资料说大禹是“都阳城”,有些资料说大禹是“居阳城”,多年来大家一直争论不休。我个人认为:无论是“都阳城”,还是“居阳城”,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一个国家的老大,长期住在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哪怕不是首都,也一定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个与城市大小无关。就如美国的纽约和华盛顿,我们的北京与上海一样。

所以问题的关键不是“都”或“居”,而是阳城。

那阳城到底在哪里?反正到现在也没找着。

好了,既然没找着,那就是说没有对证了;于是不但专家学者各说不一,地方政府更是自行其是。谁不希望自己的地盘是夏都?那可是我们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都啊!

那除了阳城以外,还有没有可能,当时的夏还有其他的都城?这个还是有记载的。在《山海西经》里就记载了一个“帝之下都”。

如果说三星堆是夏都,那么它到底是《竹书纪年》里说的阳城,还是《山海经》里所谓的“帝之下都”?

(1)、三星堆有没有可能就是阳城呢?说实话,我现在也没有足够证据,但可以给大家说一个思路。

所谓阳城,重点不是“城”,关键是个“阳”。所谓“阳”,有两个含义,一个是指山之南面;一个就是指太阳。我们可以从这两个方面来研究一下。

首先,我在读常璩的《华阳国志》时,发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历来会认为华阳就是指华山之阳呢?如果按照大家对《华阳国志》的解释,那所谓阳城,不就是指华山南边的城了?这不就是三星堆了么?

其次,三星堆不但出土有轮状太阳器,而且还有很多表达太阳崇拜的器物如玄鸟神树等,这说明三星堆就是一个崇拜太阳的城,说不定就是大家所说的“太阳城”,简称“阳城”。

(2)、三星堆是不是阳城,我只能说有可能,而且有很大的可能。但三星堆是帝之下都,我还是有足够证据的。

《山海西经》记载: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

这句话我看过多个版本,各说不一。最后发现是拼读有误。正确的拼读应该是:海内之西北,昆仑虚在帝之下都。这个就如《大荒西经》里的“西北海之外”,正确的拼读应该是“海外之西北”。《海内经》的“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正确的拼读应该是“海内之东,海隅之北”,就是指帝国的东部,山东半岛的北部,就是朝鲜。而不是历来专家学者挑起灯笼到处去找什么“东海”“北海”“西北海”什么的。

这个问题其实在十年前我写《芙蓉城记》的时候就说过,当年郭大师在甲骨文上就曾出现过这样的拼读错误。现在市面上的各种《山海经》版本里,有很多地方都出现了这样的拼读错误,而且文章次序安排也出现了错误。这一点以后我会在讲解《山海经》的时候专门说说。

可能会有读者要问,昆仑山不是在新疆么?那离三星堆也太遥远了吧。其实这个就是历来在昆仑山的研究上出现了错误。

大家现在所熟悉的那个昆仑山,乃是当年汉武帝根据张骞的报告,把新疆那段山命名为昆仑山的缘故。也就是说现在大家所熟悉的昆仑山其实是汉代以后的昆仑山,并不是《山海经》里的昆仑山。最重要的是,《山海经》里说的是昆仑虚,并不是昆仑山。虚者,大丘也;所以《山海经》里昆仑虚又叫昆仑丘,就是不叫昆仑山。所以我想说,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专家学者都栽在昆仑山这个大坑里。

因为昆仑虚关系到我们蜀山的很多机密,到合适的时候我自然会公开。毕竟,经过这次新冠疫情,我也明白过来,说到底,大家都是华夏子孙,都是蜀山传人,从维系我们华夏种族的角度看,蜀山的一切都是留给我们华夏子孙的。

根据我的研究,三星堆所在的位置,就是《山海经》里所说的帝之下都,也就是天穆之野。这个帝是指夏启,而不是有些版本所说的什么天帝上帝。至于帝之下都,会不会就是帝都,这个大家也可以多研究。


所以我认为:暂且不论三星堆究竟是阳城还是帝之下都,我们现在可以确认三星堆就是夏都,是夏文化的中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都城。


(作者:龙天霸 成都峨眉武术研究院院长)


0
关键字:
上一篇: 关于三星堆的最新判读(1):三星堆从哪里来?两大集团的史诗碰撞!
下一篇:三星堆最新判读(3):沉默的青铜,你们到底是谁?

评论排行榜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才招聘- 友情链接